轉載: 在鹹潮當中,也有一道圍牆

文:原載2009年11月9日《澳門日報》“筆成氣候”專欄
林玉鳳網站︰http://mypaper.pchome.com.tw/agnesmacau

  當我們的城市覺得為了營造歡慶的氣氛而決不在回歸十周年的慶典期間制水的時候,有沒有想過,一道圍牆也悄悄的在我們與鄰近的城市之間樹立起來了?

  在澳門人關心鹹潮會否最終引致制水的同一天,國際新聞版面說的都是同一道圍牆──柏林圍牆。二十年前柏林圍牆倒下那天還是蘇聯總統的戈爾巴喬夫,在同一天寫了一篇評論。評論在報紙辛迪加網站(http://www.project-syndicate.org)發表,這邊的報刊好少都沒有轉載。

  二十年前的總統,今天是國際綠十字(Green Cross International組織的創會主席。像很多紀念圍牆倒下二十周年的文字一樣,戈爾巴喬夫關心的是世界上仍有很多應該被推倒的圍牆在挺立,但他談的不是骨子裡還一樣充滿了冷戰意識的政治分野造成的圍牆,而是因為對環保與發展觀念不同而悄悄築起的圍牆

  “今天要推倒的不是一道圍牆,而是很多很多的圍牆
在已經工業化的國家和不想在經濟發展進程中走回頭路的國家之間,有一道圍牆。在引發氣候變暖危機的國家和深受氣候改變影響的國家之間,有一道圍牆。在那些
有留意科學數據說明氣候變暖的人群與那些只想保持既得利益的人群之間,有一道圍牆。在那些不斷改變自己的生活習慣並希望有更多拯救地球行動的公民和那些不
重視這些公民聲音的領袖之間,也有一道圍牆。”

  如果戈爾巴喬夫描寫的這許多道在保護環境與經濟發展的圍牆真的存在,那麼,
十年前的柏林圍牆,象徵的是東西方陣營的冷戰思維帶來的國際安全恐懼,今天在環保問題上的樹起的圍牆,則是對不同發展階段的地區共同生存永續發展的漠視的
象徵。當珠海人為了確保澳門人有水可用而節水多年,今年第一次公開請求澳門也應該節水的時候,我們還以旅遊業難以制水為理由,以我們回歸十年要好好慶祝為
理由而說自己不會制水的,這兩個共飲一江水的城市之間,真的,也有一道圍牆悄悄建起來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