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2.07

有些事情就是進行得讓人措手不及。

三十度的高溫後連接了一個冷鋒、漫天的雨、這個城市只剩十幾度的氣溫。早上九點多,遠方的簡訊只傳來五個字,那幾個獨立破碎的個體,終於在我腦中轉換成一個概念後,我想起了前幾天的那個伯伯、小妹妹和紅花;想起了好多年前第一次失去親人哭得像被撕裂的滋味;想起六年多七年前的那個下午,他發現了在坐在一旁飲泣的我,面對他的溫柔,我內心極大的空洞、驚惶和痛苦,卻無法說出口。

在一個人的台北、一個人的家、一個人的房間裏,我眨眼,翻身,一陣溫熱從眼睛流下來,順著臉頰,無力的落到枕頭上,被乾涸的海綿吸收。

我想好好的大哭一場,可是一天的行程不能拖延。彷彿我是此刻才察覺生命是如此無力,連悲傷的時間都沒有。依舊填滿了的行程,讓我理解不來這種似有而無的失去 —— 你的世界停止了,我的世界明明變了,不一樣了,一切卻沒有改變,文字替我悲傷。

對不起,如果還有來世,我斷不會讓你一個人,孤單走盡人生漆黑的長巷。

我只能勇敢地,多活幾個你已經失去的明天。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