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的序幕揭開。

在故事開始前,丑角會先為大家暖場獻唱。

丑角站在台上,憤力的唱,他會隨著情緒撕裂自己的面容,把五官擠壓成一副明顯地哀傷的組合。台下的觀眾因丑角投入而投入,在漆黑的舞台上尋找光線,數十個瞳孔同時擴張。

這是丑角的任務,把悲傷貢獻出來,注入一首老舊的情歌,但切萬要夠醜,夠醜而又悲傷,才不致於過份煽情。

接下來美麗的女主角上場。

此時丑角會一頭熱的衝向那個金髮碧眼的性感尤物,瞬間全身上下填滿盲目的衝動,殷勤又愚拙地向女角求歡。

丑角你摔個跤吧,會有觀眾發噱,台下有零星的掌聲響起。

女角當然懶得理睬又醜陋又魯莽的丑角,她開口,唱些對美好愛情的嚮往,整個人發光,所有目光同時注視著這副漂亮的臉龐,鮮紅而隆重的禮服,大V領上有蕾絲,襯托她若隱若現的胸部線條,噢這票值了。

麻煩來點spotlight,打在女角身上,對,只在她身上就好。

音符飄啊飄,在劇場裏迴蕩,好美的一齣戲。

(丑角退場)

女角還在唱,聲音帶著邀請的暗示。

男主角你趕快上場,手執盛放的玫瑰,象徵盛放的愛情,踏著階梯,一步步走上舞台,走向女角。

腳步慢些,浪漫些,給觀眾足夠時間鼓掌。

到台中央後,抱著女角的腰肢,一起唱個歌吧。歡悅地,輕快地,你們像大部份的劇作一樣,輾轉一輪後終於尋得真愛,務必印證世上所謂的金律,先苦後甜,賣座的原理。觀眾快樂,各人帶著入場心中屬於自己的那個故事,都得到樂觀的啟示,只要等到劇尾,愉快的會愉快,悲傷的也愉快。

是時候,台下如雷的掌聲響起。

男女主角手牽著手,眼神因燈光而閃爍,臉上掛著驕傲的笑容,面向觀眾致謝,致謝這個幸福的童話,看著每個觀眾,注視他們雙眼,寄予祝福,假裝他們眼中的台下,不是漆黑一片。

噢,不不不。

我寫的劇本沒有這一幕。

丑角憤然走上台,手持燃燒的火把,不懷好意地笑,邊再唱一次唱開場的歌。

觀眾誤以為這是精心設計殿後的好戲,瘋狂的拍掌,狂呼。

只有男女主角和我,我們仨知道,這不是劇情。女角惶恐地緊抓男角的手臂,男角全身繃緊,盯著丑角的一舉一動,蓄勢待發。

他還在唱,繼續唱,若無其事地唱,手上的火焰熊熊地燒,臉上散發狂喜的光茫。

身為一個丑角,沒有這種戲份。我沒有寫給他這一幕。

他手一揮,竟然把火把投向巨大的幕簾,火紅的布瞬間燃燒起來,燒成一個炬形的火圈,燃著的木條帶著火屑跌落,啪——!

火屑在空氣中揮舞。

女主角失聲尖叫,發瘋似地睜大眼睛,嘴巴張到靈異的孤度,與男角一起拔足跑,往台後跑。

觀眾彷彿剛從夢境中醒來,一時間錯愕地沉默。然後開始有人大叫,全場大叫,有人站起來,全場人站起來,有人跑,所有人走上階級往逃生出口跑,爭先恐後地,亂成一團。

「請各位保持冷靜,沿工作人員指示遵守秩序緊急疏散,請勿爭先恐後。」

不該是這樣,我寫的劇本不是這樣。

「請各位保持冷靜,沿工作人員指示遵守秩序緊急疏散,請勿爭先恐後。」

我坐在座位上,火光四處竄閃,丑角看著我,露出前所未有的神情,因背叛而滿足的笑容。

「請各位保持冷靜,沿工作人員指示遵守秩序緊急疏散,請勿爭先恐後。」

我的手憤怒得顫抖,手裏的劇本被用力握成一團,一個念頭閃過。

我逆著人群奔跑,跨過一張張座椅,衝向舞台,雙手一撐,在舞台前方跳上去,一根木頭掉下來,掉在我才剛跳離的位置。

他抱腹大笑,指向那些失去理性逃向救生出口的人們,笑得太用力,眼角擠出淚水。

為甚麼,為甚麼。

我抓住他的肩膀,歇斯底裏地搖晃,我用力地打開劇本,遞向他面前,我要告訴他這是我寫過最成功的劇作,我揭開劇本的最後一頁,後面還有我備註的行程和計劃,我發狂地喊,這是我的勝利和籌碼,這是我事業的高潮。

而你把一把火把它摧毀。

毫不留情地燒毀。

既然要滅,我就和你一起滅。你以為我不敢,我主宰所有故事,而你這個微小的丑角。

他越笑越開懷,笑到整個人蜷曲,蹲在地面,笑到無力,笑到失去聲線,不住的笑,不住的笑,又大叫又大笑。

然後他頭一轉。

睜著眼,盯住我。面孔嚴厲到令人心寒:

「原來寫故事這麼好玩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