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1

是擋不住的太陽光首先引起眼睛剌痛的。
 
下了N天的雨後大太陽的正午,久違的光線絲毫不吝嗇,直直地、用力地剌過來。剌穿了玻璃、剌穿了窗簾、剌穿了床舖、剌穿了被窩、剌穿了衣服、剌穿了皮膚、剌穿了身體、剌穿了內臟。不違餘力,它剌穿了所有,能被看,和不能被看的一切。
 
紅色的血絲纏繞慘白的眼球,絲的力量拉扯眼眶的肌肉——它們逼使眼睛閤上。厚重的眼瞼抵擋住眼前一個世界,但依稀滲透了一層明亮、跳動、鮮紅的影。
 
如是我張開眼。
 
光是一樣的、玻璃是一樣的、窗簾是一樣的、床舖、被窩、衣服、皮膚、身體、內臟都一樣的。但確確實實這是個新的世界,跟昨天的不一樣、跟前天的不一樣、跟大前天的也不一樣、跟好久好久以前不一樣,跟數得出來每一秒以前的都不一樣。
 
就像,下了好久、好久、好久、好久、的雨終於停歇後。有寒冷的陽光,山還是山、湖泊還是湖泊、天空還是天空、雲層還是雲層。躺在林裏的身體,碰觸到地上的葉,葉還是葉。
 
但晨露不是晨露。那是接近干涸、搖搖欲墜的雨點。而我不用看也知道,那是暴風雨來過的暗示。
 
掛在花上的葉,彎彎扁扁長長。
 
長得好像,眼睛上方的幾根睫毛。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